首页 原创中的桥段 下章
第27章 在外面玩
  “是啊…是啊…徐哥他写完了就过来,弟妹你就先委屈一下,在这先歇歇,喝点姜汤,别客气啊!嘿嘿…佘界我们就不要再在这儿戳着了,打扰我弟妹休息了。”阎灞打着哈哈,向还在神魂颠倒的佘界使了个眼色,便往外走。

 佘界才恋恋不舍地把丁今的纤足放入热气腾腾地水盆中,那双美足一经热水的温润在水汽和水纹中竟然更显细腻圆滑,简直就像是用和田的软玉雕琢的一般。

 盆中升腾的水汽更是混合着人体的油脂与汗腺的独特气味扑面而来,裆里的那不知在什么时候把佘界草绿色的军撑起了个高高的蒙古包,尤其是在那蒙古包的尖尖上竟然还明显地印着一个像铜钱般大小的印子。

 佘界的奇怪样子自然没有逃过在这屋里的所有的人,丁今俏脸不脸绯红只得低头去看自己在木盆里的赤足,而阎灞则是一脸坏笑地瞄着面若桃花的丁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猴似的佘界当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只见他桀桀地干笑了两声,不动声地把丁今下的那双旧鞋扣在了手里,然后就像没事人一样招呼着阎灞向屋外走去,又留下丁今一个人。丁今的心仍旧在跳个不停,脸也像火烧地一样,女感让丁今清楚地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那些女学生的遭遇不历历在目。

 但是女的倔强也让丁今作出了最坏的打算,人一旦打定了主意也就不会再彷徨与惊恐,但是肢体的其它器官却开始感受到了舒适的感觉和生理上的渴望。双脚在热水中开始便得红润,紧张与挣扎后的虚感更是让人饥肠辘辘,尤其当一碗热腾腾飘着浓郁的甜香的姜汤就放在自己眼前。

 丁今又一次环顾了一下这间孤寂的小屋,在确定没有人时,便有些急切地把那碗姜汤端到了口边,当嘴碰到那温暖的汤汁一刹那,丁今便仿佛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儿时的时光,那是一碗妈妈亲手熬的姜汤,又浓又甜,充着妈妈温馨的气息。

 在迷糊糊中丁今开始有了一丁点的知觉,冰冰冷冷的四肢好像什么也没有穿,想睁开的眼睛却是越急越是睁不开,只能感觉到亮光在自己的眼皮外跳跃闪烁着。

 尤其是在耳边一个女子若有似无的息声和男人清晰竭力地狠哼声,分明是在做那男女媾之事。一想至此。

 原本还觉阴冷的丁今倏然间就像被置身于太白金星的炼丹炉里,一股莫名的燥热炙烤着全身,恍恍惚惚之中宛如幻觉,可是这好像的幻觉仿佛刚刚才开始就结束了。

 因为很快丁今便能真实的感觉到一个人在自己身边着自己可能赤的身体,一双是老茧的手从头到脚抚遍自己的整个身体,分明可以清楚的感到此时它们正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房,不停地挤着不停地左右摇晃着连拔着。

 丁今感到自己双仿佛将像是在地里的白萝卜一般似的要被那双手连地拔去了一样,难以言状的痛楚让丁今在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凄楚的呻。痛楚的感觉让丁今的神经更加变得感起来。

 一个像熊一样的茸茸的体开始匍匐在自己柔弱冰清的体上,哈着热气的大嘴、参差不齐的牙齿和那条漉漉的大舌头也开始像那双紧握自己不放的大手一样向上着啃咬着拔拉着自己被挤捏地感觉快要涨爆的头。

 娇头被尖利的牙齿咬破,钻心的刺痛让丁今难以忍受,那张大嘴竟然毫无怜惜地仍旧疯狂地着,丁今感到自己全身的血都要被那张滚烫的大嘴给干了。

 痛苦的颤音像望的呼唤那么让人销魂,丁今已经惊恐地感到了男人愈发浓郁的气息下的雄特征在自己一丝不挂分开的双腿尽头开始动,一下重似一下地撞击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早已被不知名的汁的透着莫名凉意的蓬门“嘭啪…嘭啪…”的回响声让谁都能猜出自己道里早已是暗奔涌、了,可是丁今知道自己此时除了恐惧和惊异根本毫无望,恐惧是自己还从未被丈夫之外的男人这样赤身体的拥抱过,惊异是对自己身体的反应即使是与自己的丈夫甜情意的时候自己也从没有过像今天这样爱

 有时为了在和丈夫做时能让丈夫更顺利的进入,自己往往会背着自己的丈夫先用沾自己唾的手指自渎一下,可是今天,丁今突然有一种自觉下的感觉,而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也许才是让丁今最为恐惧的。

 那显然是被自己的爱透的男人雄伟的开始离开自己漉漉的间,像毒蛇头一般的三角型的头开始向上离。

 但仍然紧紧地贴着自己女最隐秘的部,滑滚烫地滑过自己那已经无法阻止爱的菊停留在爱泊泊涌出的源头。

 蛇头开始摩擦起犹如一滩软泥一般的来,原本那两片自己道的守护早已被浸润地酥酥软软东倒西歪像两个贪嘴的小厮无力地耷拉着原本应该紧闭的仙源妙境。

 头的尖尖已经嵌在了开的隙里滚烫巨大的热量让丁今不了一口冷气,虽然丁今不曾见过那即将玷污自己的,但是如盲人的感觉更加准确和感一样。

 那几乎是丈夫一倍,光是被它的马口嵌入自己的中,便有道被撕裂般的痛楚,此时此刻的丁今对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夺取贞洁的恐惧早已被这无法想象地壮的整个贯穿后的后果所取代。

 “啵…”的一声,男人头整个地被撑进了丁今成门里,不论是男人还是丁今都发出一声近乎与痛楚的呻,只是男人呻中多了一份意外而更多地则是又一次快要征服的原始快

 而丁今的呻则近乎于体被撕裂时生理本能的惨呼而其间无尽的绝望更是也许只有女人才明白其间的含义。

 正趴在丁今娇瘦的身体上的阎灞经过了刚才进入丁今身体的一刹那间的快后,便也开始感觉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自己的头这是竟然像是把一个榫子给打进了一个严丝合的卯中,不仅进不得就连想拔出来也不得,低头看看身下的丁今早已是冷汗淋漓,轻启的香此时只有急促地进气,俏丽的脸庞一阵惨败一阵通红,两行长长的泪痕滴落耳际,染了枕巾。

 阎灞的也被丁今紧紧箍着的勒得都快变成了紫,就在阎灞尴尬地进退不得的时候,还在外边几乎是整便被一只略显丰腴的玉手给一把握住了。

 那只玉手的掌心已经显得糙与那圆润的手背有着令人惊异的差别,十指尖尖的指端上修剪地整洁的指甲给人以知细致的感觉,让人不觉地会联想到当这只手拿握着笔尖时该是何种的风情。

 “村长,你…你的太大了,小丁…她还没准备好啊…”一个醇厚美婉的声音在自己的旁响起,语调断断续续像是在竭力忍受着什么,但在这短短的话语中丁今可以感受到她对自己的爱惜与回护。

 “啪…”地一声清脆的击声响在屋里回,奇怪的是还有阵阵隐隐的回声。“我说韩校长,你怎么就不长点记呢?刚才不是给你说了吗?咱们村长刚刚给任命了村支书,所以以后要叫支书不能再叫村长了,知道不,桀桀…”

 “嘿嘿,老佘啊!还是你有学问,这支书听上去好像是比他妈的什么土气村长来得有来头啊!那村长好像怎么听都他妈的像是个土豪劣绅,嘿嘿…”“那是啊!这年头支书才是正印嘛,桀桀…”

 “妈的,老子的宝贝被这个小咬地痛死了…”阎灞羡慕地看着正半蹲着抱着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韩璐雪白浑圆的股狠的佘界,再看看自己那个除了头其余都在外面被韩璐紧紧握着的,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一个雏儿一样,让阎灞觉得大丢面子,尤其是在那个高傲的老婊子面前。

 ***被瑟瑟的秋风吹起,像片片金箔又像天女的散花在空中纷纷扬扬,可是那给人有如此美妙错觉的只是刚刚飘落枝头金黄的树叶,在无无基的天空中无时无刻地不在被那无情的寒风恣意地变换着自己飘零的轨迹。

 也许那些还在空中的浮萍正在羡慕那些已经落叶归的伙伴,至少她们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起始,那个给自己生命的港湾,即使还是会被狂风肆但却永远不必再担心会远离自己的家人,即使化作来年的泥也将永不分离。

 “咳…咳…”一阵急促地咳嗽声从里屋的炕上传来,那声音就是想是要把自己的心肺都要咳出来似的。在外屋的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开了用布做的门襟,探出一张稚的小脸来。

 “爸爸,你醒啦?妈妈去拿药还没回来,姐姐去接妈妈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咳…咳…好的…小磊你别进来,乖,在外面玩,爸爸…咳…没事的…咳…”躺在上的汉子用帕子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剧烈地咳嗽已经无法抑制,古铜色的黑脸膛也已经惨白的憎人。

 可是语气却是仍然平和慈祥,让人如沐春风。徐峥这个行伍出身的铮铮铁汉,如今早已被折磨成了一个连盛汤药的碗都拿捏不稳的病人。

 又有谁会曾想到正是眼前的这个病汉当年曾是一个威风八面的一团之长,在中原的抗硝烟中、在炮声隆隆的大江南岸上、在漫天风雪的朝鲜长夜里,为了那个理想中的国家不惜抛头颅洒热血。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那开始的时候,当年自己还是娃子的时候就死了爹娘,本村大户张家的老太爷可怜这个娃子便出了钱给料理了后事,还收留了徐峥做了个下人,见这娃子聪明好学便也教他些识文断字,后来日本人来了。  WAp.AIhExs.cOm
上章 原创中的桥段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