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中的桥段 下章
第3章 来给捡,啊哟
  只是这一次吴艿倩去了全身的衣服,美丽待体在狭小昏暗的卫生间里益发显得纯洁美丽,吴艿倩用沾水的巾仔细清理着自己脯上那一对盈盈一握的小,雪白的包上已留下条条的指痕与块块的瘀青。

 尤其是那原本与包几乎浑然一头,因为遭到下午疯狂地啃噬和不停地捏拉拔,包的顶端已经红肿不堪,原本顶立其上的圆圆头居然也不知为什么莫名突出,拼命地向上顶起,像是要逃离自己小小的房一般。

 其原本可爱的粉也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淡淡的褐色笼罩着两颗变形的粒,久久不退。拨开与自己年龄颇不相称的浓密森林,道下那个发红肿的小里已经不再血,那里曾经被灌的令人恶心的白色粘稠也已被清理干净。

 可是吴艿倩还是发疯似地擦洗着、着、抠挖着这个已经不再属于她一个人的桃源地了,在小木盆里不时飘落下少女油黑的羽

 “倩倩,你怎么那么久啊?没出事吧?”“没…没有,妈妈,我…我在用厕所呢,马上…马上就好了。”

 吴艿倩一边结结巴巴地应付着门外担心的妈妈,一边用老丝瓜用力地着自己的一双秀足,她要洗掉那个老魔鬼在自己脚上留下的口水和恶心。“他真恶心啊!”吴艿倩看着自己的玉足百思不解。

 但见双足白皙胜雪,隐隐地蓝色静脉若现其间,似真似幻,宛如青花瓷般,纤秀的十趾似若无骨,母趾以外的其他四趾以母趾为首紧紧排列依次递减,还稍稍向里弯曲,可爱又害羞的样子,十趾上的趾甲如玉似琉璃,泛着淡淡的光泽,双足并在一起状如一把展开的精致的檀香折扇,优雅而人。

 爸爸说过一看自己和妈妈的脚别人就会知道她们一定是母女,但直到此时为止吴艿倩自己还是没明白那老魔鬼为什么会对自己的脚那么变态。

 “好痛!”躺在上的吴艿倩只觉双与下身不时传来热辣辣的刺痛感,也许是充血的缘故,头与下体给人一种滑的感觉。

 尤其是下身,充血的两片不断地摩擦挤核,在疼痛中居然给吴艿倩带来了一丝莫名的冲动,像是有了出来,吴艿倩不觉用手住了自己的下身。

 “好难受啊!”放在内上的小手,从脚里探了进去,碰到肿的疼痛让吴艿倩不哆嗦起来!“可是小里好热好啊!”就在吴艿倩想把自己的手指探入已水泛滥的桃源之际,突然从妈妈的房间里传出了妈妈的声音来。

 “你酒醒了,以后别喝那么多,小心身子。”“我今天高兴嘛,明…”“你不要搞了,天很晚了,快睡吧!”“晚才好嘛!孩子都睡了。才没人打扰,很久没做了,明你不想吗?”

 “那…那你快点,今天…今天衣服就别了吧?”张晓明下一意识地用手护住房。“好吧,明,你快把了吧,你看我快憋不住了。”在一阵悉悉簌簌声之后。“啊…”一声如泣似诉的低沉呻声从妈妈的卧室传来,在吴艿倩听来,这分明是妈妈在强忍着疼痛咬牙不让自己大声呼痛才会发出的声音,但听在吴法的耳里,简直就像是天籁之声,象征着女对自己雄的臣服。

 “明,你今天好好热哦,太好了,好久没做,你里面越来越紧了,夹得我好痛哦!”听着丈夫对自己的赞美,张晓明在暗夜里扭过头,两行清泪迅速地划过美丽的脸庞,滴落枕边。

 看着心爱的丈夫在自己的间自豪的耕耘,如果是以前那正是自己求之不得的对自己辛苦持家的慰劳,可而今自己已不在贞洁,自己的地篷门也不在为他一人而开。

 甚至在自己圣洁的子里竟然还曾被羞地先后灌入过父子两人的,而那个恶少竟与自己儿子同龄。“好紧,好紧,明,我爱你。”

 “扑哧…啪…扑哧…啪!”规律而又奇怪的声音开始从妈妈的房里传来,不时还伴着妈妈哼哼声,要是在以前,吴艿倩一定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干什么。

 但是现在这声音在吴艿倩听来是那么的熟悉,犹如可以亲眼看见爸爸的是如何在妈妈的小里捣进捣出的,唯一让吴艿倩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连平时那么端庄贤淑的妈妈也会做这样在吴艿倩看来又痛苦又龌龊的事来,即使是和自己的爸爸。

 丈夫愉悦地在行使着自己做丈夫的权利,丝毫没有察觉到身下子的痛苦。在丈夫越战越勇地下,张晓明不得不紧紧抱住丈夫,并用双腿用力地夹紧丈夫的部,随着丈夫的节奏户,以便让自己的下体与丈夫尽可能的相合。

 这样可以避免丈夫的在自己已经受创伤的道中肆意的撞以减轻下身传来的阵阵钻心的剧痛,也希望增加丈夫的快,可以尽快地发

 吴法只觉得今天自己的子异常的主动,以前子从不会自动用腿住自己更不会自己去户主动去自己的巴,每次做都是那么的害羞,在子新鲜地挑逗下,低吼一声,一股浓瞬间灌子受尽屈辱的子深处。

 “你快睡吧,我去收拾一下。”妈妈对爸爸温柔地说道,便去了卫生间。在卫生间里,张晓明才放松自己部的肌,丈夫的过了很久才从肿得连小都看不到的壶里断断续续地挤出桃来,可以想见在丈夫的莽撞地下是多么疼痛,也正是张晓明户的充血肿道才让吴法再次尝到了宛如新婚第一次为子开苞时的销魂。

 只是那一次,张晓明的心里充喜悦,而这次则身心俱痛。清理完下身,张晓明揭开衣领,又看了一下睡衣里的房,但见雪白的美上犹如开了杂货店一般,五颜六的伤痕比比皆是。

 两粒红枣般的粒全都被咬破,在伤痕中犹以双之间深陷沟的红印最引人注目,红印从下至上贯穿双深深的峡谷,几乎直抵自己的粉颈,红印两边的,显然上面的雪白娇肤已然被磨破了。

 丝丝的血瘀和血印赫然在目,此时吴艿倩小中的体已了一手,正在不知所措,妈妈走进了自己和弟弟的房来,为弟弟拉了拉被子然后来到自己边,吴艿倩紧张地一动都不敢动,好像时间都凝固一般,妈妈悠悠地叹了口气,突然,一滴咸咸的水珠滴入吴艿倩的间。

 离开一双儿女的屋子,丈夫已发出志得意的鼾声,此时的张晓明再也无法抑制,如泉的泪水尽情地宣着自己遭受的屈辱。

 从未曾想到过自己的学生,一个和自己儿子同龄同学的孩子,居然会像别人出卖自己老师的身体,和陌生人一起像玩最下女一样侮辱自己。

 “我该怎么办,今天的男人不会放过自己,谁能救我啊!”回头看着自己睡的丈夫,不又悲从中来,不能自已。

 “我该不该告诉他爸爸,也许…也许校长会觉得我已依从了他,而不再让他那个魔鬼一样的儿子余聂来侮辱自己?”

 “也许只做校长的情妇要比被人像女一样侮辱要好,我一定要摆那个小魔鬼。”每当,那个如自己儿子一般大的自己的学生,猴急龌龊地趴在自己身上,用还没发育完全的茎肆意地入一个可以做他母亲的班主任的道里,做着只有自己丈夫才有权利做的事时,张晓明就会想到自己与他同龄同学的儿子,一股莫名的内疚悲哀与自责便会袭上心头,这种感觉比被他父亲甚至是被他出卖给陌生人侮辱都更强烈更无法让自己释怀。迷糊糊间睡意袭来,对于这个家庭的悲哀的一天已过去,可是明天呢?明天又会有什么等待着这对美丽的母女和无助的家庭呢?

 ***也许有兄台会觉得没头没脑,这也不奇怪,既然是桥段,就应该像小朋友们的积木一样。

 大家可以自由的按自己理解的顺序去拼接出自己觉得好的文章,不必一样只要自己觉得喜欢、合理就好,因为桥段也是按照我自己理解的应该有的情节写的吧或是说“做”的吧!***

 夏末的天气,明媚多变,不时的闷热与偶尔飘落的枯叶又让人感到一丝无明的失落,不知是为快要离去的夏天还是为快到来的秋季,纷纷扰扰若失若得恰似张晓明此时的心境。

 自从那在校长办公室那张比普通尺寸大得多的沙发上被向一个年龄几乎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猥亵老头献出了一个女人的贞后,眼前的一切就都变成了茫茫的灰色了。

 尤其是对一个拥有着美满婚姻家庭温柔丈夫的子和哺育一双可爱优秀儿女的母亲来说就更无法接受了,对校长不时传出地桃新闻,原本对这个学校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虽然以前也有上面的工作组来调查过,但也不了了之,从没查出过什么来,所以那些绯闻也就成了学校里私下传播地小道消息,在茶余饭后成为大家感兴趣的谈资,尤其是在男老师和校工中更是被津津乐道,添油加醋了。

 张晓明以前也从同事中尤其是自己在学校后勤科的丈夫那儿耳闻,某某女老师和校长有染,哪个男同事被校长带了绿帽,甚至哪个女学生或哪个学生的妈妈给校长上了等等。

 张晓明也从来把这当是空来风的男人们的意来听,从没有想到会有一天传说中的恶会降临到自己身上来,更没想到的是现实会比传言更龌龊更卑鄙。“张老师,午饭吃好了吗?我爸爸请您去一下哦!”“啊!”张晓明的沉思被自己的学生校长的公子余聂惊醒,手中的红笔滚落在办公桌下,一旁的余聂不等自己的张老师俯身,便一骨碌地从与张晓明对面的办公桌钻了进去,还一边喊着:“张老师,你别动啊,我来给你捡,啊哟,好深啊!”  wAp.aIHexS.CoM
上章 原创中的桥段 下章